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老大妈性自拍》

老大妈性自拍7.0

类型:剧情 剧情片  中国大陆  2006 

主演:那笛 闫勤 蒋恺 

导演:未知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老大妈性自拍剧情简介

大连市面向全市招收女骑警的电视新闻播出后,市公安局接待处被前来报名的女孩子挤得水泄不通。经过严格的筛选,许盈盈、苏轶、梁铮等十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成了女骑警建队以来的第四批队员。入队教育中,姑娘们在大队长宋杰、中队长苏衡、副队长刘大块的介绍下,认识了从此将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警骑。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看起来容易,干起来难。威风八面的骑警看着犹如大连街头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但真正练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更何况许盈盈、苏轶、梁铮她们还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从跑沙圈、练摔倒开始,姑娘们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之中。艰苦的训练中,苏轶没有因为自己是中队长苏衡的妹妹得到格外的照顾。相反,姐姐苏衡的目光像鞭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抽打着苏轶,激励着苏轶和她的姐妹们坚持下来。                                                                    和智商相当于四岁孩子,却有着超强第六感的马交朋友,大队长宋杰不止一次地告诫姑娘们最重要的是学会耐心和坚持。遵照大队长的教导,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姑娘们耐心地与自己的警骑交流,在坚持中摔倒,在摔倒中坚持。慢慢地,姑娘们和自己的警骑成了心灵相通的朋友,警骑也不再像起初那样,动不动就把姑娘们摔将下来。                                                                    如果说驯马宋大队长无所不知的话,那么训练手下这帮姑娘可没有训练警骑那么简单。最初的新奇逐渐归于平静后,姑娘们开始因为自身的生理条件,出现一些宋大队长不能完全掌控的情绪。尽管如此,姑娘的训练热情不减,比、学、赶、帮、超的劲头依然强烈。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姑娘们离一名真正的大连女骑警的距离越来越近。                                                                    青春少女的日子也不尽是快乐和浪漫。苏轶身着警服参加同学聚会,高兴之余略有醉意;梁铮出现间歇性失明影响正常训练;许盈盈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宋大队长。伴随着青春和快乐出现的问题直接影响着骑警大队的荣誉。在荣誉面前,姑娘们克制着各自的情感,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到最终考核和参加全国公安系统大检阅的训练当中。梁铮担任领队的预检顺利通过后,又一支全新的女子骑警英姿飒爽地走上城市街头。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博尔赫斯在哪本书里

这首诗大概是我此生最爱的情诗了,首先我很感谢自己在大学才读到它;太早可能会让我对它毫无理解而就此错过,太晚又可能会让我对它无法产生激情(这一点我之后会补充)。感谢博尔赫斯,写出一首这么好的诗,以至于我每次读到它,总是忍不住抄上一遍,忍不住流出泪来。下面说说我对这首诗的理解,因为自己并不是文科生,也没有专业的背景知识,所以所有的分析和解读都基于自己的情感,望海涵。首先贴上自己最爱的译本(区别不是很大其实,很微妙,每个人喜欢的版本会有所不同):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我父亲的父亲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死的时候蓄着胡子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我母亲的祖父那年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诗中有很多消极的意象,再加上很多消极的形容词(比如第一段),这就已经和很多情诗不一样了。一般人在说情话或者追求姑娘的时候,都会用一些积极的事物,比如娇艳的玫瑰花、小太阳、明亮的星辰等,更别提说出“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这样的句子了。然而相比于我所听到、知道的任何甜言蜜语,这一首诗,完完全全打在我的心底,让任何一切其他言语都变成了止于表面的嘴炮。为什么?对于我来说,因为这些所谓的“消极”让我看到了情感的卑微,让我明白对方是以一种何等的姿态在倾慕我;同时,也让我产生了共情:博尔赫斯所体现出的每一种孤独,每一种悲伤,都滴进我心里,让我完完全全地和这个人站在一起,理解他,爱他,想要拥抱他。奉上自己一切消极的东西,把一切黑暗的、破落的、难以入眼的东西展现给另外一个人看,需要怎样的勇气和爱啊!这种爱,远比笑容、暧昧、香槟和玫瑰花,钻戒和巴厘岛,来得沉重和深刻。另外,对于第二段战争这一意象,仅站在我自己的立场和理解上,我有一句话和大家共享:There should be stars for great wars like ours. 选自This is how you lose her(同样是一本让人心碎的书)。剩下的部分是一连串排比,“我给你”。第一遍读的时候,由于太激动了读得比较快,这些排比给我一种急切感,好似博尔赫斯想要挽留什么,急于证明自己而从自己身体中掏出所有的一切,铺陈在对方面前;然而并不是。这些排比并没有丝毫的咄咄逼人,甚至会让人产生悲凉的孤独感,因为博尔赫斯所展示的自己的一切,不是物质上的,而是那些能够在感情中建立独特唯一性的东西。没有人不希望自己能够在感情中成为对方眼中特别的存在,成为不可替代。举个例子,最简单的玫瑰花,男人可以送给你,但世界上有无数朵花,谁能保证就送你一个人,谁能保证给你的是他能给予的一切?所以玫瑰花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你是他的唯一,他的“最特别”。所以会有roseonly这样的产品出现,一张身份证定制一朵花。然而这些依然太表面,毕竟如果真的走不下去,花可以不要了,大不了下次我不送花了,可能还有什么身份证定制的钻戒、巧克力什么的,凑合着用用。但人不能舍弃自己,所以博尔赫斯奉上的东西,是他本身——他的体悟,他的信仰,他的核心,他的记忆,他所理解的你,甚至是他的一切卑微面。



歇后语有那些?

阿拉伯数字8字分家——零比零 按着牛头喝水——勉强不得 阿公吃黄连——苦也(爷) 按鸡头啄米——白费心机 阿斗当皇帝——软弱无能 矮子推掌——出手不高 阿斗的江山——白送 矮子爬坡——贪便宜 案板底下放风第——飞不起来 按老方子吃药——还是老一套 庵庙里的尼姑——没福(夫) 挨鞭子不挨棍子——吃软不吃硬 矮子骑大马——上下两难 暗地里耍拳——瞎打一阵 矮子坐高登——上下两难 暗室里穿针——难过 矮子坐高凳——够不着 安禄山起兵——反了 矮子放屁——低声下气 案板上砍骨头——干干脆脆 矮子上楼梯——步步高升 岸边的青蛙——一触即跳 按着葫芦挖籽——挖一个少一个 挨了棒的狗——气急败坏 按着脑袋往火炕里钻——憋气窝火 巴掌穿鞋——行不通;走不通 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芭蕉开花——一条心;紧相连 把脸装进裤裆里——见不得人 芭蕉叶上垒鸟窝——好景不长 霸王别姬——奈何不得;无可奈何 疤瘌眼长疮——坏到一块了 白骨精化美女——人面鬼心 八百年前立的旗杆——老光棍 白骨精说人话——妖言惑众 八个老汉划拳——三令五申(伸) 白蜡材结桂花——根子不正 八个歪脖坐一桌——谁也不正眼看谁 白了尾巴尖的狐狸——老奸巨猾 八十老人吹灯——喘不上气;上气不接下气 白娘子遇许仙——千里姻缘一线牵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略显其能 白天盼月亮——甭想;莫想;休想 八贤王进宫——好难请 百货大楼卖西装——一套一套的 八月十五的月亮——年年都一样;正大光明 百斤重担能上肩,一两笔杆提不动——大老粗 八月十五吃元宵——与众不同 百万雄师下江南——兴师动众 动物歇后语大全 动物歇后语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猫披老虎皮——抖威风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猫守鼠洞——不动声色 猫被老虎撵(niǎn)上树——多亏留一手 猫戏老鼠——哄着玩 猫不吃死耗子——假斯文 猫嘴里的老鼠——跑不了 猫捉老鼠——本分事 马路不叫马路——公道 马尾巴串豆腐——提不起来 鞋子里跑马——没几步 牛皮鼓——声大肚子空 牛打架——死顶 牛背上放马鞍——乱套了 牛皮鼓湿水——不响 牛皮鼓,青铜锣——不打不响 牛身上拔根毛——不在乎 牛蹄子两瓣——合不拢 牛王爷不管驴的事——各管各的 牛死日也落——祸不单行 牛粪堆上的蘑菇——好看不好吃 牛屁股后的苍蝇——一哄而散 牛奶里掺墨汁——黑白混淆(xiáo) 牛蹄子上供——就显你的脚大 硬牛皮——看你咋吹 瞎牛撞草堆——碰着就吃 猴儿爬石崖——显出你的能耐了 猴儿拿棒槌(chuí)——胡抡 猴儿的脸——说变就变 猴子戴手套——毛手毛脚 猴子捡姜——吃不得,丢不得 猴子唱大戏——胡闹台 猴子捞月亮——白欢喜一场 猴子吃核桃——全砸了 猴子耍拳——小架式 猴子爬树——拿手戏 猴子扇扇子——学人样 猴子上凉亭——丑鬼耍风流 猴子骑羊——不成人马 猴子吃大蒜——翻白眼 猴子扛大梁——受不了 耗子上吊——猫逼的 耗子啃木箱——闲磨牙 耗子钻灰堆——闭着眼混 耗子伸腿——小手小脚 耗子逗猫——没事找事 耗子嫁女——讲吃不讲穿 耗子吃砒霜——翻白眼 耗子滚到面柜里——乐糊涂了 耗子舔猫鼻子——自己找死 耗子窟窿(kū long)——填不满 耗子进老鼠夹——离死不远 耗子掉水缸——时髦(湿毛) 耗子拉木锨——大头在后边 耗子爬秤钩——自己称自己 耗子爬竹竿——一节一节来 耗子偷米汤——勉强糊得着嘴巴 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 耗子的眼睛——只看一寸远 耗子拿枪——窝里反 耗子掉到醋缸里——一身酸味 芝麻地里的老鼠——吃香 纸老虎——一戳就穿 灶前老虎——屋里凶 做梦见老虎——虚惊一场 照猫画虎——差不离 野地里撵兔子——谁逮住就属谁 硬按公鸡下蛋——指望不上 蚱蜢碰上鸡——在劫难逃 蚱蜢斗公鸡——玩命 蚊子叮鸡蛋——无缝可钻 瞎了眼的狗——碰着啥咬啥 屋檐下挂猪旦——苦水滴滴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狗坐粪箕--不识抬举 兔子尾巴--长不了 狗鼻子插葱--装相(象) 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猴子捞月亮——白欢喜一场 照猫画虎——差不离 耗子上吊——猫逼的老太太的包袱——鼓鼓囊囊 老太太的嫁妆——古货 老太太的脚趾头——窝囊一辈子 老太太的鞋——钱(前)紧 老太太的牙齿——活的 老太太赶集——紧赶慢赶 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老太太喝稀饭——无耻(齿)下流 老太太啃鸡筋——难嚼难咽 老太太捋胡子——假牵须(谦虚) 老太太纳鞋底——千针(真)万针(真) 老太太上鸡窝——笨(奔)蛋 老太太扎鞋底——千真(针)万真(针) 老太太住高搂——上下两难 老太太坐飞机——抖起来了 老头儿的拐棍——早晚得扔 老头捅马蜂窝——找辙(蜇) 老头子联欢——非同儿红 老鹞叮蚌面——难脱身 老鹞落在猪身上——光瞧见人家黑,瞅不到自个儿黑 老鹰抓小鸡——一个忧愁一个喜 老玉米里搀白面——粗中有细 老中医把脉——慢慢地摸 老子纳妾儿姘居——一窝不正经 老子偷猎儿偷牛——一辈比一辈坏,一个更比一个凶 老子坐班房——受人牵连 雷公打架——差天远 雷公打芝麻——专拣小的欺 雷公劈蚂蚁——以大欺小 雷声大雨点小——有名无实 擂台上见高低——全凭真本事 冷水浇进了热油锅——炸了锅了 冷水泡茶——无味 冷水褪鸡——一毛不拔 冷血动物——无情无义 狸猫耳朵——太短 狸猫换太子——以假充真 狸猫装猫叫——想投机(偷鸡) 离了王屠子——也不能带毛吃猪 李逵扮新娘——装不象 李逵卖煤——人黑货也黑 李自成进北京——好景不长 理发师带徒弟——从头教起 鲤鱼的胡子——没几根 鲤鱼跳龙门——碰碰时气 鲤鱼跳龙门——身价百倍 鲤鱼吞秤砣——铁了心 利刃砍黄瓜——一刀两断(段) 帘子脸儿——落下来了 廉颇拜蔺相如——负荆请罪 鲢鱼的胡子——没几根 脸丑怪镜歪——强词夺理 脸盆里的泥鳅——滑不到哪里去 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 脸上写字——表面文章 凉水待客——冷淡 凉水碗里的一双筷子——能捞出什么味道来 梁山的兄弟——讲义气 梁山好汉喝酒——大腕(碗) 梁山好汉——重义气 梁山上的晁盖——一把手 梁山上的好汉——逼出来的 梁山上的王伦——妒贤忌能 梁上插针——粗中有细 梁上吊死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梁上君子——上不沾天,下不着地 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 粮仓里养鼠——有损无益 粮店兼卖时装——有吃有穿 粮店里的老鼠——有损无益 粮食装在布袋里——一个挨着一个 两个臭鸡蛋——一个味儿 两个和尚打架——抓不到辫子 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人到哪脑袋就到哪 两个叫化子拜堂——穷配 两个麻雀吵架——为争一颗米 两个琵琶一个调弹——到一块去了 两个七月半——闹鬼又闹鬼 两个人舞龙——有头有尾 两个瞎子作揖——谁见了 两个哑巴吵嘴——不知谁是谁非 两个哑巴打架——是非难分 两个哑巴见面——没说的 两个哑巴亲嘴——好得没话说 两个哑巴睡一起——不谈,无话可说 两个哑日睡一头——无活可商量;谈也不要谈 两个医生拾头驴——没治了 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 两口子打架——不劝自了 两口子的帐——算不清 两口子回门——成双成对 两块钱买去个猪头——便宜了他 两人共伞——互相遮掩 两手进染缸——左也难(蓝),右也难(蓝) 两条河里的船——总碰不到一块 两条腿的凳子——站不住脚 两只耳朵——碰不到一块儿 两种芝麻一锅炒——黑白不分 亮月下耍大刀——胡砍 烈火干柴——一点就着 林冲到了野猪林——绝处逢生 林冲买宝刀——哪知是计 林冲捧打洪教头——看破绽下手 林冲上梁山——官逼民反 林冲误人白虎堂——上当受骗,祸从天降,有口难辩 林黛玉的性子——多愁善感 林黛玉进贾府——谨小慎微 林黛玉葬花——情悲意冷,自叹命薄 林教头发配沧州——一路风险 临上轿找不到绣花鞋——心里急 临时上轿马撒尿——手忙脚乱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岭头上唱山歌——调子太高 铃捎敲锣鼓——想(响)在一块 刘邦当皇帝——胜者为王 刘邦乌江追项羽——赶尽杀绝 刘备的江山——哭出来的 刘备三上卧龙岗——就请你这个诸葛亮 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得出神了 刘三姐对歌——随口而出 流水簿子做袍子——满身都是帐 柳树开花——不结果 六个指头划拳——出了新花招 六十岁尿床——老毛病 六月的火炉——谁凑和你 六月的债——还得快 六月间的庙堂——鸦雀无声 六月里吃生姜——伏辣(服啦) 六月里穿皮袄——反常 六月里戴手套——保守(手) 六月里的粪——沤到了劲 六月里借扇子——等着吧 六指儿搔痒——多这一道子 龙船上装大粪——臭名远扬 龙头不拉拉马尾——用力不对路 笼里的鸽子——放了还回来 笼里的鹦哥——成天耍嘴 笼子里的八哥——只会说不会干 笼子里的鸟儿——有翅难飞 聋子拜客——不闻不问 聋子不怕雷——胆子大 聋子打电话——大嗓门 聋子打翻了哑巴的油——说不清楚 聋子打铃——充耳不闻 聋子打盆——听不清 聋子的耳朵——有也当无,装装门面 聋子对话——各说各的 聋子耳朵——配搭 聋子放炮——没音响 聋子看戏——有也当无 聋子听蚊子叫——无声无息 聋子听戏,瞎子观灯——一无所获 聋子问雷——在哪 聋子遇见哑巴——一个不闻,一个不听 娄阿鼠的十五贯——偷来的 娄阿鼠走路——贼头贼脑 楼板搭铺——高低差不多 露水夫妻——好景不长 炉里的渣滓——有用的不多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鲁肃讨荆州——空手而去,空手而回 鲁肃宴请关云长——暗藏杀机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粗中有细 路边的鼓——挨打的货 路边捡私生子——非亲非故 路口挖陷井——坑害人 路旁的车前子——压不死 路上找不到问卦人——前途未卜 路中间的螃蟹——横行霸道 驴粪蛋——外面光 驴拉碾子牛耕田——各行其是(事) 驴皮煮胶——慢慢熬 驴头不叫驴头——长脸 驴子赶到磨道里——不愿转也得转 驴子拉磨牛耕田——各走各的道 驴子拉磨——任人摆布 驴子推磨——走的老道儿 驴子削了耳朵——假马 吕布见貂蝉——迷上了 吕洞宾推掌——出手不凡 吕洞宾戏牡丹——两厢情愿 律师受贿——知法犯法 绿皮萝卜——心里美 绿皮南瓜——嫩着哩 绿时着火烤——非黄不可 乱坟堆里找人——都是死硬货 乱麻团缠皂角树——理不清 轮船开往亚非拉——外航(行) 轮胎里打气——先进不出 轮胎上的汽门芯——里外受气 罗锅立正——直不了 萝卜掉进腌菜坛——泡着吧 萝卜干饨豆腐——没点血色 萝卜上供——哄神 锣鼓对着街上敲——叫人听的 锣鼓两叉——响(想)不到一块 锣筐盛石灰——处处留痕迹 锣齐鼓不齐——高潮不在点上 螺蛳壳里摆擂台——踢打不开 骆驼背火球——烧包 骆驼打架——歇够了再干 骆驼打浚几——翻不过身来 骆驼戴风镜——傻了眼 骆驼的脖子仙鹤的腿——各有所长 骆驼的头——昂着脸 骆驼进鸡窝——没门 骆驼进羊群——非常突出,高出一大截 骆驼看天——眼高 骆驼上车——就剩一下乐儿了 骆驼生驴——怪胎 骆驼摔个子——毁了俺(鞍) 骆驼睡觉——两头不靠实 骆驼蹄上挑刺——大题(蹄) 骆驼跳舞——不象样子 落到麻雀窝里的花鹊子——长不了 落地风扇转动——不断地摇头 落雨担稻草——越担越重 落雨天打麦——难收场 落雨天找棉花套——越背越重 落在鹰爪里的小鸡——嘴壳再硬也活不了 麻包里装钉子——露头 麻布袋里的菱角——硬要钻出来 麻布袋绣花——底子太差 麻布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 麻布片绣花——白费劲 麻布下水——拧不干 麻袋里装猪——不知黑白 麻袋片上绣花——一代(袋)不如一代(袋) 麻袋绣花——底子不好 麻杆搭桥——难过,当不起 麻杆打老虎——不痛不痒 麻花儿上吊——脆鬼 麻茎当秤杆——没个准星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麻雀搬家——卿卿喳喳 麻雀的肚腹——心眼狭小 麻雀掉在面缸里——糊嘴 麻雀飞大海——没着落 麻雀飞到旗杆上——鸟不大,架子倒不小 麻雀飞到糖堆上——空欢喜 麻雀飞进照相馆——见面容易说话难 麻雀跟着蝙蝠飞——白熬夜 麻雀鼓肚子——好大的气 麻雀嫁女——细吹细打 麻雀开会——细商量 麻雀落在牌坊上——东西不大,架子不小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麻雀饮河水——干不了 麻绳穿绣花针——通不过 麻绳串豆腐——提不起来 麻绳吊鸡蛋——两头脱空 麻绳上按电灯泡——搞错了线路 麻绳上拉电灯——路线错了 麻绳拴豆腐——提不起 麻绳蘸水——紧上加紧 麻线穿针眼——过得去就行 麻线穿针——钻不进 麻油煎豆腐——下了大本钱 麻子不叫麻子——坑人 麻子的脸——尽是缺点 麻子管事——点子多 麻子敲门——坑人到家了 麻子跳伞——天花乱坠 麻子照相——脸上不好看 马背上看书——走着瞧 马槽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打架——看题(蹄) 马大哈当会计——全是糊涂帐 马蜂过河——带(歹)毒 马蜂窝——捅不得 马蜂蜇秃子——没遮没盖 马蜂针,蝎子尾——惹不起 马后炮——弄的迟了 马嚼子套在牛嘴上——胡勒 马拉独轮车——就翻 马来西亚的咖啡——耐人寻味 马撩后腿——逞强 马路边上的痰盂——人人啤 马路不叫马路——公道 马勺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勺碰锅沿——常有的事 马尾巴提豆腐——串不起来 马尾绑马尾——你踢我也踢,你打我也打 马尾搓绳——用不上劲 马尾做弦——不值一谈(弹) 蚂蝗的身子——软骨头 蚂蝗见血——叮住不放 蚂蚁搬家——不是风,就是雨 蚂蚁搬家——大家动口 蚂蚁搬磨盘——枉费心机 蚂蚁搬泰山——下了狠心 蚂蚁背螳螂——肩负重任 蚂蚁背田螺——假充大头鬼 蚂蚁脖子戳一刀——不是出血的筒子 蚂蚁吃萤火虫——亮在肚里 蚂蚁戴谷壳——好大的脸皮 蚂蚁挡道儿——颠不翻车 蚂蚁关在鸟笼里——门道很多 蚂蚁喝水——点滴就够啦 蚂蚁讲话——碰头 蚂蚁进牢房——自有出路 蚂蚁看天——不知高低 蚂蚁扛大树——不自量 蚂蚁尿书本——识(湿)字不多 蚂蚁爬扫帚——条条是路 蚂蚁爬上牛角尖——自以为上了高山 蚂蚁爬树——路子多 蚂蚁碰上鸡——活该 蚂蚁拾虫子——个个使劲 蚂蚁头上戴斗笠——乱扣帽子 蚂蚁头上砍一刀——没血肉 蚂蚁拖耗子——心有余而力不足 蚂蚁下塘——不知深浅 蚂蚁嘴碾盘——嘴上的劲 蚂蚱打喷嚏——满口青草气 蚂蚱斗公鸡——自不量力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大架吓人 蚂蚱驮砖头——吃不住劲 埋下的地雷——一触即发 买盒还珠——不识货 买回彩电带回发票——有根有据 买咸鱼放生——尽做冤枉事 麦茬地里磕头——戳眼 麦秆吹火——小气 麦秆当秤——把人看得太没斤两 麦秆顶门——白费力 麦秆儿当秤——没斤没两 麦秸堆里装炸药——乱放炮 麦秸秆里瞧人——小瞧 麦糠搓绳——搭不上手 麦芒戳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卖炒勺的——拣有把握的来 卖豆腐的扛马脚——生意不大架子大 卖豆芽的抖箩筐——干净利索 卖棺材的咬牙——恨人不死 卖花的说花香,卖菜的说菜鲜——各有一套 卖煎饼的赔本——贪(摊)大了 卖了大褂买裤衩——短得见不了人 卖了儿子招女婿——颠倒着做,瞎折腾 卖了衣服买酒喝——顾嘴不顾身 卖馒头的搀石灰——面不改色 卖米不带升——居心不良(量) 卖木脑壳被贼抢——大丢脸面 卖牛卖发娶回个哑巴——无话可说 卖螃蟹的上戏台——脚色不少,能唱的不多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卖瓦盆的摔跟头——乱了套 卖瓦盆的——要一套有一套 卖虾的不拿秤——抓瞎(虾) 卖鸭子儿的换筐——倒(捣)蛋 卖盐的喝开水——没味道 卖油的不打盐——不管闲事 卖油条的拉胡琴——游(油)手好闲(弦) 馒头里包豆渣——人家不夸自己夸 满日黄连——说不完的苦 满日金牙——开口就是谎(黄) 满身沾油的老鼠往火里钻——哪还有它好过的 满天刷浆糊——湖(胡)云 满园果子——就数你红 盲公打灯笼——照人不照己 盲公戴眼镜——装样子的 盲人剥蒜——瞎扯皮 盲人打牌九——瞎摸 盲人戴眼镜——假聪(充)明 盲人给盲人带路——瞎扯 盲人开目——瞎说 盲人拉风箱——瞎鼓捣 盲人聊天——瞎扯谈 盲人买喇叭——瞎吹 盲人骑瞎马——乱闯 盲人上大街——目中无人 盲人学绣花——瞎逞能 猫被老虎撵上树——多亏留一手 猫不吃死耗子——假斯文 猫不吃鱼——假斯文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猫儿教老虎——留一手 猫儿念经——假充善人 猫儿抓老鼠——祖传手艺 猫守鼠洞——不动声色 猫头鹰唱歌——怪声怪调,瞎叫唤 猫头鹰抓耗子——干好事,落骂名 猫戏老鼠——哄着玩 猫咬老虎——冷不防 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猫捉老虎——抖威风 猫捉老鼠狗看门——各守本分,本分事 猫捉老鼠——靠自己的本事 猫钻狗洞——容易通过 猫钻鼠洞——通不过 猫嘴里的老鼠——跑不了,剩不下啥 毛驴拉磨——跑不出这圈儿 茅厕里啃香瓜——不对味儿 茅坑里安电扇——出臭风头 茅坑里的秤砣——又臭又硬 茅坑里的大粪蛆——死(屎)里求生 茅坑里的孔雀——臭美 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茅坑里丢炸弹——激起公愤(粪) 茅坑里放玫瑰花——显不出香味 冒名顶替——以假乱真 帽沿儿做鞋垫儿——贬到底 没弦的琵琶——从哪儿弹(谈)起 没牙老婆啃骨头——靠舔 没有根的浮萍——无依无靠 眉毛胡子一把抓——主次不分 眉毛上搭梯子——放不下脸 眉毛上荡秋千——玄乎 眉毛上放爆竹——祸在眼前 眉毛上挂猪胆——苦在眼前 眉毛上掐虱子——有眼色(虱) 眉毛上失火——红了眼 梅兰芳唱霸王别姬——拿手好戏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媒婆夸姑娘——说得象仙女 媒婆夸闺女——天花乱坠 媒婆迷了路——没说的了 媒婆提亲——净拣好听的说 媒婆子烂嘴——口难张 煤灰拌石灰——黑白不分 煤面子捏的人——黑心肝 煤铺的掌柜——赚黑钱 煤球放在石灰里——黑白分明 煤炭下水——一辈子洗不清 霉烂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霉烂了的莲藕——坏心眼 美食家聊天——讲吃不讲穿 妹妹贴对联——不分上下 门背后抹死人——提心吊胆 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目光狭小 门后面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门槛上拉屎——里外臭 门槛下的砖头——踢进踢出 门角落里的秤砣——死(实)心眼 门框脱坯子——大模大样 门上的封条——扯不得 门头上挂席子——不象话(画) 猛火烤烧饼——不出好货 蒙上眼睛拉磨——瞎转悠 蒙在鼓里听打雷——弄不清东南西北 蒙着被子放屁——独吞 蒙着眼睛卖布——胡扯 孟获归降——口服心服 孟姜女拉着刘海儿——有哭有笑 孟姜女寻夫——不远千里 梦里吃蜜——想得甜 梦里对媳妇——想得倒美 梦里过媳妇——想得很美 梦里见黄连——想苦了 梦里讲的话——不知是真是假 梦里讲新郎——空喜一场 梦里结亲——好事不成 梦里拾钱——瞎高兴 梦里坐飞机——想头不低 梦中聚餐——嘴馋 弥勒佛——笑日常开 米仓里的老鼠——不愁没吃的 米店卖盐——多管闲(咸)事 米饭煮成粥——糊涂 米锅刚开抽柴米——关键时刻不讲合作 米筛挡阳光——遮不住 米筛里睡觉——浑身是眼 米筛装水——漏洞多 米汤盆里洗脸——糊涂脑袋 米汤洗头——糊涂到顶 密封船下水——开口是祸,随波逐流 密封的蜡丸——毫无破绽 密封的饮料——滴水不漏 密封罐头——无缝可钻 蜜蜂的屁股——刺儿头 蜜蜂的眼睛——突出 蜜蜂飞到彩画上——空欢喜 蜜蜂窝——窟窿 蜜蜂蛰人——逼急 棉袄改皮袄——越变越好 棉花槌打鼓——没音 棉花地里种芝麻——一举两得 棉花掉进水——弹(谈)不成 棉花堆里找跳蚤——没着落 棉花堆失火——没救 棉花耳朵——根子软,经不起吹 棉花换核桃——吃硬不吃软 棉花卷儿打锣——没回音 棉花里藏针——柔中有刚,软中有硬 棉花塞住了鼻子——憋得难受 棉裤没有腿——凉了半截 棉纱线牵毛驴——不牢靠 面糊糊手——碰到啥都沾一点 面汤里煮灯泡——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邪火 面汤里煮皮球——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气 面汤里煮寿桃——混蛋出尖了 面团滚芝麻——多少沾一点 庙里的佛爷——有眼无珠 庙里的和尚——无牵无挂 庙里的和尚撞钟——名(鸣)声在外 庙里的马——精(惊)不了 庙里的木鱼——合不拢嘴 庙里的钟——声有肚里空 庙里的猪头——各有主 庙里头放屁——熏爷爷来了 庙门口的旗杆——光棍一条 庙门前的石狮子——一对儿 庙中的五百罗汉——各有各的一定地位 摸黑儿打耗子——到处碰壁 摸着光头逗乐——耍滑头 摸着石头过河——步步稳妥,稳稳当当 摩天岭上放哨——高瞻远瞩 摩天岭上放焰火——天花乱坠 磨道里的驴——转圈子 磨道上转圈——没头没尾 磨上的毛驴——团团转 磨上睡觉——转向了 磨眼里推稀饭——装什么糊涂 魔术师变戏法——无中生有 魔术师表演——变得真快,说变就变 魔术师的手法——无中生有 茉莉花喂骆驼——那得多少 墨里藏针——难找寻 墨鱼肚肠河豚肝——又黑又毒 母鸡跌米缸——饱餐一顿 母鸡飞上树——不是好鸟 母鸡上树——不是正经鸟儿 母鸡下蛋呱呱叫——生怕别人不知道 母老虎骂街——没人敢惹 母猫吃小崽——自残骨肉 母猪的耳朵——软的 母猪毁墙根——乱拱 母猪嫌米糠——反常 母猪钻进玉米地——找着吃棒子 木板板钉钉——说一句是一句 木槌敲金钟——不配 木耳豆腐一锅煮——黑白分明 木夹里的老鼠——两头受挤 木匠打老婆——有尺寸 木匠钉钉子——硬往里挤 木匠丢了折尺——没有分寸 木匠拉大锯——有来有去 木匠刨木料——有尺寸 木匠铺里拉大锯——你来我去 木匠推刨子——直来直去 木刻的苦罗汉——难得一点笑容 木框里的算盆珠子——拨拨动动;任人摆弄 木兰从军——女扮男装 木棉开花——朵朵红,红极一时 木偶表演——随着人家的指头转 木偶唱戏——任人摆布 木偶打架——身不由己 木偶吊孝——无动于衷 木偶进棺材——死不瞑目 木偶流眼泪——虚情假意 木偶人——没心肝 木偶送礼——小恩小惠 木偶跳舞——幕后操纵,全靠牵线人 木偶下海——不着底 木偶演悲剧——有声无泪 木头脑瓜——四六不懂 木头敲鼓——普(扑)通 木头人过河——摸不着底 木头人救人——自身难保 木头眼镜——看不透 木箱钻洞——有板有眼 木鱼改梆子——还是挨打的货 木字写成才——还差一笔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阵阵少不下 拿菜刀哄孩子——不是闹着玩的 拿豆腐挡刀——招架不住 拿豆腐去垫台脚——不顶事儿 拿个小钱当月亮——吝啬鬼 拿根面条去上吊——死不了人 拿了秤杆忘秤砣——不知轻重 拿尿盆当帽子——走到哪臭到哪

老大妈性自拍猜你喜欢